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中小银行存款利率“跟降”速度加快,未来仍有降息空间

时间:11-2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68

中小银行存款利率“跟降”速度加快,未来仍有降息空间

11月通常是岁末冲存款的节点,但近期中小银行定期存款利率下降步伐逐渐频繁。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短短两周内包括雷州农商行、天津津南村镇银行在内的十余家中小银行发布公告调降不同期限定期存款利率,调降幅度在5BP~35BP不等。业内普遍认为本轮中小银行密集降息潮是9月大行存款利率调降的“跟降”。在今年9月1日,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等国有大行官宣再调降存款利率,一年期整存整取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1.55%,二年期整存整取利率下调20个基点降至1.85%,三年期和五年期整存整取利率下调25个基点,分别至2.2%和2.25%。与此前几轮存款调降相比,本轮中小银行存款调降以中长期限为主,调整幅度更大,跟降速度更快。展望后市,多业内机构分析称,后续存款利率仍有下行空间。中小银行“跟降”渐频11月17日,广东潮阳农商行发布公告下调存款利率。根据公告,一年期整存整取利率下调15BP至1.65%,三年期整存整取利率下调35BP至2.35%,五年期存款利率下降25BP至2.35%。事实上,近期以来与广东潮阳农商行一样大幅调降存款利率的中小银行不在少数。经不完全梳理,包括雷州农商行、昌吉国民村镇银行、天津津南村镇银行等十余家中小银行均在近期调降定期存款利率,调降幅度在5BP到35BP不等。从调降后的利率来看,上述银行均将定期存款利率全线降至3%以下,其中两年以上的中长期限存款调降幅度较大,普遍在20BP左右。而这也与此前机构统计数据趋势相吻合。根据融360 数字科技研究院统计数据,10月份2年及以上期限存款平均利率继续下跌。其中,农商行3个月、6个月期存款平均利率不变,1年期平均利率小幅上涨,2年及以上平均利率均环比下跌。值得注意的是,中小银行重点调降较长期限存款利率同时,短期限存款利率调降较小,部分银行甚至不降反升。例如都江堰金都村镇银行,对比其在5月、11月发布的两份存款利率公告来看,一年期整存整取利率从2.2%上升至2.25%。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为了缓解息差压力,应对存款定期化、长期化趋势,银行业整体继续压降长期存款成本。事实上,本轮中小银行调降已在市场预料中。今年9月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等国有大行打响“发令枪”,官宣再调降存款利率,调降幅度在10BP~25BP不等。有业内人士认为,本轮中小银行调降属于9月存款利率下调的“跟降”。值得注意的是,本轮中小银行“跟降”速度更快。拉长时间线来看,2022年9月,2023年6月、9月,国有银行打响三轮存款利率调降的“发令枪”,随后中小银行陆续跟进。其中2022年9月的大行存款利率调降后,多数小型农商银行、村镇银行是在今年3月以后开始大规模才开始跟进第一轮存款利率下调。但在2023年6月、9月的两轮存款利率下调中,中小银行跟降速度更快。例如,雷州农商行2023年3月才“补降”跟进第一轮存款利率下调,而6月、11月两次发布存款利率调整公告。还有下降空间展望后市,机构普遍认为银行存款利率仍有调降空间。“银行息差压力仍然较大,存款利率下调仍有一定空间。”刘银平指出,随着中长期存款利率持续走低,定期存款对个人投资者的吸引力逐渐减弱,部分存款资金可能会流向银行理财、公募基金、保险产品之中。息差持续承压成为银行存款利率不断下行的关键因素。继今年二季度,银行净息差下降至 1.74%,继续创下历史新低后,银行三季度报中的息差数据也不容乐观。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的净息差分别为1.75%、1.67%、1.64%、1.62%、1.3%,低于《合格审慎评估实施办法(2023年修订版)》,监管合意净息差“警戒线”1.8%。根据Choice数据,三季度以来,在已披露数据的40家银行中,37家银行的净息差仍在持续收窄。银行净息差持续收窄,存款利率在四季度可能存在更大的下行压力,背后一方面是存款成本的不断上升,另一方面是贷款等资产收益的不断下降。国盛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杨业伟指出,在存款利率调降情况下,存款成本仍持续攀升与存款结构有关。利率下行过程中,活期存款占比持续下降,定期存款占比持续上升。存款定期化的过程就会带来存款成本持续上升的压力。广州一名银行客户经理也介绍,今年来由于存款利率不断下行,理财、股市也未出现明显利好,客户“求稳”心态显著,部分客户选择选择存长期限存款以提前锁定收益。而更为重要的是,从资产端来看,下半年银行资产收益面临更大压力。一方面,银行需要趋势性调降贷款利率推升融资、促进消费。今年下半年以来,贷款利率持续下行,部分银行的消费贷年化利率已降至3%左右。另一方面,近期市场降成本政策频出,如调降存量房贷、特殊再融资债的发行、银行支持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等,也将将显著降低银行资产端的收益。根据国盛证券在研报中测算,存量房贷下调中,银行通过按揭让利的规模为1976亿元左右。一揽子化债方案下,如果新一批特殊再融资债在年内推出,预计特殊再融资债置换节省的利息支出在400亿~600亿元。考虑到净息差已经下降至较低水平,因而压力将传导至存款端。“存款成本需要更大幅度调降。”杨业伟认为各项存款定价利率需要更大幅度的调降,以推动整体存款成本的下降。即存款利率需加速下行。根据测算,保持净息差不变定期存款利率调降幅度需要在30bp~50bp。东吴证券固收李勇团队也在最新研报中持类似观点。他指出,存款利率整体呈现出下调频率变高,且期限越长下调幅度越大的特点。基于这一特征和当前的宏观环境,存款利率有再次下调的空间。未来存款调降将如何进行?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及其团队在近期报告指出两种路径。第一种是国有大行发挥示范作用,进一步下调存款挂牌利率,尤其是长期限存款的定价水平。第二种是进一步限制结构性存款、协定存款和通知存款等高息存款的利率上限,控制部分特殊存款产品的发行规模,压缩银行“高息揽储”的空间。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